溫州毒品案件律師

-- 溫州毒品案件律師林上乾

13957705210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文章詳情

對取保候審制度存在的缺陷及完善問題的幾點思

2018/6/3 22:38:54 溫州毒品案件律師
取保候審制度,是我國刑事訴訟中的一項重要強制措施,是指在刑事訴訟中,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及公安機關等司法機關對未逮捕或逮捕后需要變更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責令其提供保證人或交納保證金,保證隨傳隨到,不逃避或者妨礙刑事訴訟時,對其不予羈押或暫時解除其羈押的一種制度。
取保候審制度在我國自古有之,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稱謂和內涵,并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歷史的進步不斷充實和完善。反映現行的取保候審制度是根據1996年3月17日全國人大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下稱刑事訴訟法)和1998年 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最高法院的解釋),在充分總結司法實踐經驗的基礎上確立的,是一項具有中國特色的強制措施。該制度主要由取保候審的條件(包括實體條件和程序條件)、形式(包括保證人和保證金)、提起程序、決定程序、執行程序及監督程序組成,相對于原來的規定,更趨近科學、民主。這對于正確執行取保候審的強制措施,保證刑事訴訟的順利進行,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然而,如何正確理解和適用取保候審制度,又是理論界和司法實踐中需要探討和研究的課題。本文試分析該制度在立法和實施中存在的問題,并就完善取保候審制度談談看法,以供探討。
一、 取保候審制度立法缺陷
實行取保候審強制措施,司法機關可以不必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其能夠照顧家庭或者從事原來的工作和勞動,體現了人性化;同時,也可減輕羈押場所的工作壓力,減少國家財政用于在押人犯的生活、管理等方面的開支。司法實踐表明,正確實施取保候審措施,對于司法機關嚴格依法辦案,打擊刑事犯罪活動,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權益,順利完成《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各項任務起著重要的作用。然而,在實施取保候審措施的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正確實施。筆者認為,這些問題與取保候審強制措施在立法上存在的不足有關。
1、關于取保候審的條件。依據《刑事訴訟法》(第51條對刑事訴訟過程中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適用條件是:“可能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采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和最高法院的解釋有關規定,結合司法實踐,我們不難看出,取保候審的適用條件是:犯輕罪并能足以防止其再發生社會危害性,兩者缺一不可。對犯重罪者,由于犯罪本身的嚴重性及其預計可能受到的懲罰程度決定了擔保約束措施很難防止其再次危害社會或妨礙刑事訴訟活動的順利進行。因此,對犯罪可能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者,不應適用取保候審。但是,對“社會危險性”的內涵與外延,法律及司法解釋缺乏準確的界定。從刑訴法51條的立法本意來看,判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社會危險性”,其被判處刑期的長短并不是主要依據,在具體執行過程中,還要結合犯罪的性質、犯罪嫌疑人的具體情況、案件的復雜程度、對社會的影響等因素綜合考慮。由于《刑事訴訟法》中對社會危險性的 的規定不夠明確,有可能出現應當被取保候審的犯罪嫌疑人卻被羈押,不應被取保候審的卻脫離監管的情況,甚至造成一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長期外逃,出現繼續危害社會的嚴重后果,這就違背了《刑事訴訟法》的立法初衷。
2、申請取保候審主體資格的范圍過窄。《刑事訴訟法》第52條規定:被羈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有權申請取保候審。這一規定既具有授權性,也具有排他性。這里將申請取保候審的主體資格授予了已被羈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那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律師或者其他辯護人是否有權申請取保候審,在這一問題上,司法機關的解釋并不一一致。最高人民法院1998年9月2日《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68條規定:被羈押的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和律師有權申請取保候審。這一規定沒有將“其他辯護人”列入有權申請取保候審主體資格的范圍之內。但是《刑事訴訟法》第75條還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或者他們委托的律師及其他辯護人對于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超過法定期限的,有權要求解除強制措施。這里已將“其他辯護人”列為有權要求解除強制措施的主體范圍。既然“其他辯護人”對超過法定期限的強制措施有權要求解除,那么為什么不能賦予他們申請取保候審的權利呢?
3、對“嚴重疾病”的內涵缺乏明確的規定。《刑事訴訟法》中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羈押期間患有嚴重疾病,可以解除羈押,變更為取保候審。然而,何為嚴重疾病,《刑事訴訟法》中并無明確的規定。司法部、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 1990年12月31日聯合下發的《罪犯保外就醫疾病傷殘范圍》中,只列出了準予保外就醫的30多種疾病,而對于什么是嚴重疾病,并沒有做具體的限定。司法機關在落實這項工作的過程中,普遍感到不好*作,監督機關更難以監控。
二、取保候審制度在司法實踐中存在的問題
從法理學的角度看,取保候審制度作為刑事訴訟法的重要制度,其實施過程直接決定著其立法目的的實現及其積極作用的發揮。因此,筆者結合司法實務,提出該制度實施中存在的一些問題。
1、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法律宣傳不夠。法的實施需要良好的社會法制環境,目前由于我國大部分民眾法律知識比較貧乏,再加上有關部門對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法律宣傳力度不夠,從而使得我國有部分民眾對保證金擔保方式的適用產生誤解,誤認為取保候審是一種有利于有錢人的強制措施。如果這個問題不能夠妥善解決,那么保證金擔保方式的繼續適用無疑將動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我國民眾固有的某些優秀傳統法律觀念,并且可能導致部分民眾為追逐物質利益而不惜以身試法。
2、對被取保候審人的監管不力。在司法實踐中,被取保候審人在取保候審期間翻供、串供、潛逃情形等時有發生,究其原因,主要有:
(1)公、檢、法機關對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適用把關不嚴。據刑訴法第五十一條、第六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公、檢、法機關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審:第一,可能判處管制、拘役或獨立適用附加刑的;第二,可能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采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第三,罪該逮捕但患有嚴重疾病或者是正在懷孕、哺乳自己嬰兒的婦女。從上述規定可看出,我國刑訴法對取保候審適用條件的規定較原則化,再加上我國目前并無關于取保候審適用條件的細則規定,因而致使某些公、檢、法在具體*作過程中對刑訴法關于取保候審適用條件的立法原意理解不一、或因其他認為因素對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適用把關不嚴。
(2)對被取保候審人違反刑訴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的行為打擊力度薄弱。據刑訴法第五十六條規定,被取保候審人如違反規定進行潛逃,其可能承擔的法律后果有:如被取保候審人潛逃后仍被抓獲,則他可能被責令具結悔過,重新交納保證金、提供保證人或者被監視居住、逮捕。上述規定不足以防止被取保候審人進行潛逃行為,即使被取保候審人潛逃后被拘捕歸案,其潛逃行為也僅僅被視為是一種認罪、悔罪的不良表現而不是一種新的犯罪,打擊不力。
三、完善取保候審制度的幾點建議
1996年刑事訴訟法的修改,發展和充實了取保候審制度,加大了司法機關打擊刑事犯罪的力度,也強化了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權益的保護,標志著我國訴訟民主化又上了一個新臺階,但由于客觀條件的制約和社會的不斷發展,取保候審制度中也存在某些不足之處,前面的章節中已經對此做出了一些粗淺的評價,下面將針對上述問題并結合英國的保釋制度,從立法與實施的角度對完善我國的取保候審制度提出幾點建議。
1、關于取保候審適用條件的立法完善。
(1)針對“社會危害性”界定含糊的問題,根據《刑事訴訟法》的立法精神,建議有關部門對社會危險性的標準和適用條件作出限制性的規定,使得司法機關在處理取保候審問題時有法可依,確保“社會危險性”最小化。筆者認為,可以采取列舉的立法方法界定可能發生社會危險性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例如:可能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以上刑罰的;危害國家安全的;嚴重暴力犯罪的;累犯、慣犯、流竄作案或犯罪集團的主犯;可能對證人、鑒定人及其近親屬的人身或財產進行侵害的;可能逃跑、自殘、自殺或者進行其他犯罪活動的。
(2)針對取保候審申請主體限制過窄的問題,建議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釋中,將律師以外的“其他辯護人”列入有權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申請取保候審主體資格的范圍。
(3)針對有關法律、有權解釋對“嚴重疾病”未作出嚴格界定的問題。建議有關部門在司法解釋中,比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守所條例》的有關規定,界定“嚴重疾病”為:精神病或者急性傳染病的;其他嚴重疾病,在羈押中可能發生生命危險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疾病。
2、對于現行法律對保證形式的適用規定不明確的問題。筆者認為:首先,有關機關應該明確規定保證人擔保與保證金擔保是否可以并用。其次,在選用取保候審方式時,需要綜合考慮案件性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經濟情況、品質、信用、保證人的職業、身份、品質、信用及保證能力等因素,對于適合于保證人擔保的則用保證人擔保方式,適合于保證金擔保的則用保證金擔保方式。第三,明確保證金數額的決定權、收取權等問題,防止刑罰權的濫用和有損司法公正的現象發生。
3、嚴格規定保證人的資格,強化保證人的義務和法律責任。在司法實踐中,保證人除符合刑事訴訟法第54條規定的條件外,還應考慮以下條件:本人必須自愿,不能強迫;與被取保人具有重要的依賴關系,如親朋好友等;守信用且道德良好。這是對被取保人產生一定約束力,使其不逃避、阻礙刑事訴訟的順利進行必不可少的條件。同時筆者認為,單位不宜作為擔保人。因為單位的法定代表人常常因種種原因產生人員變動,而后者很可能對前任遺留的某些事務進行推諉,加之單位是抽象的人格化的組織,從而無法使保證義務落到實處。關于保證人的義務與法律責任,目前許多國家的刑事訴訟法都有明確的規定,如英國的保釋制度。我國在刑事訴訟法第55條和最高法院的解釋中對被保證人規定了嚴格的義務與法律責任,因此,今后應該在司法實踐中確實將保證人的義務落到實處,對保證人違反法定義務并造成嚴重后果的,應當依法給予嚴厲的懲罰。
4、加大對潛逃的被取保候審人的刑事懲罰力度。為督促被取保候審人在取保候審期間嚴格遵守刑訴法的有關規定,建議我國立法機關在相關法律法規中增設逃保罪,以加大對潛逃的被取保候審人刑事打擊力度。即規定:被取保候審人故意違反我國刑訴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在取保候審期間未經執行機關批準逃匿在外,長期不歸,不能及時到指定地點接受訊問、審判,嚴重妨礙公、檢、法機關順利進行刑訴活動的行為為逃保罪。以此維護刑罰的威懾力,保證刑事訴訟活動的正常進行。
5、為了加大對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法律宣傳力度,筆者建議各地公、檢、法機關決定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適用取保候審強制措施后,可在被取保候審人日常活動范圍內以召開群眾大會或張榜公告等方式將被取保候審人獲得取保候審的原因、被取保候審人在取保候審期間應遵守的規定以及違反規定后的處理方法等有關事項詳告周圍群眾,并注明:被取保候審人交納一定數額的金錢換取的是一種附加條件的暫時不羈押;保釋期并不用來折抵刑期;保證金的適用并不涉及以錢贖刑等問題。此舉既可避免群眾對取保候審強制措施的適用產生不必要的誤解;又可將被取保候審人的言行置于周圍群眾的監督之下,在一定程度上約束被取保候審人實施妨礙刑事訴訟順利進行的行為。
綜上所述,懲罰犯罪,保證人權是刑事訴訟目的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取保候審制度的建立和實施,是二者完美結合的體現。應該肯定,作為強制措施之一的取保候審制度在司法實際中的正確適用,一方面能有效地避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錯押或被延期羈押,能更好地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權益不受非法侵害;另一方面也能為國家節約大量人力、物力,能更好地貫徹訴訟經濟原則。同時對于實踐中客觀存在的缺陷應妥善解決,使取保候審制度功效充分發揮,促進我國訴訟民主化發展進程。

【已有215位網友瀏覽過此網頁】
大航海时代5单机破解版
彩票pk10官方网站 彩票助手计划 天天北京pk10网页计划 最新公式规律贴吧 新时时购买 重庆五星综合走势图 广东时时开奖时间 6码2期倍投计划 pk10极速赛车彩票开奖 好运来软件 波克1000炮捕鱼破解版 乐彩国际倍投计划 下载app送22元彩金 大小单双技巧 u优乐国际pt老虎机 k频道在线精品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