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毒品案件律師

-- 溫州毒品案件律師林上乾

13957705210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文章詳情

男子遭警方拘傳后離奇墜樓身亡 檢察院不予立

2018/7/23 19:05:05 溫州毒品案件律師


今年5月1日上午,在遭到當地民警拘傳的情況下,年僅26歲的吳作偉從自家三樓的陽臺上墜樓身亡。對于當時公安局給出的吳作偉因涉嫌尋釁滋事而畏罪自殺的表態,吳長安、林曉柳夫婦無法接受。

10月25日,受夫婦倆委托,江蘇天之權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春贛前往事發地——浙江省蒼南縣金鄉鎮,進行調查取證,記者隨其前往。吳作偉究竟為何墜樓身亡?
  民警上門
  “我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絕不會到現在還讓我兒子睡在冰柜里。”面對記者,為了替兒子要一個說法,母親林曉柳再次痛苦地回憶起那噩夢般的一天: “2006年5月1日早上7點半左右,我正在廚房做家務,突然3個男子沖進我家,我問他們找誰,他們說找吳作偉,就直奔上樓……”據林曉柳介紹,在她反應過來跟上3樓時,她看見兒子吳作偉已被3人中的兩人強行俯摁在三樓陽臺北面護欄上,掙扎中,另一人雙手抱住吳作偉的雙腳。突然,吳作偉從陽臺上消失了。
  除林曉柳之外,林曉柳的女婿朱公銀也看到了民警拘傳吳作偉的“現場情況”。朱公銀告訴記者,在吳作偉墜樓后,之前闖進來的3個人紛紛下樓而去,他也趕緊跟著下樓。鼻子、耳朵、嘴巴……吳作偉身上只要有孔的地方都在大量出血。趁著3人還在“血人”旁邊之機,家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救人要緊”。朱公銀看到前來抓人的男子準備離開,遂央求他幫助搶救吳作偉,但該男子說了一句“我是派出所的”,就離開了。根據律師調查,在場圍觀的許多群眾都看到了民警見死不救的場景。
  后來,死者家屬們得知,當時前來拘傳吳作偉的男子叫周忠科,是蒼南縣金鄉鎮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而另兩人是當地的聯防隊員。
  搶救無效
  10分鐘后,三輪車終于載著朱公銀和吳作偉前往鎮醫院。一路上,朱公銀不停喊著躺在其腿上的吳作偉的名字,但吳作偉此時已無法回答。
  朱公銀看到,吳作偉喉嚨里不斷向外冒血。到達醫院后,醫生用手電筒照了照吳作偉的瞳孔,告訴朱公銀:“太晚了,即使救醒了也是植物人。”接氧氣、壓心臟、抽淤血……盡管醫院竭盡所能,后又有120加入搶救,但始終回天乏術。9點50分,搶救停止,哀號響徹醫院。在死亡通知書中,醫院表明吳作偉的主要死因是顱內大出血。簡單地說,就是頭栽地而死。
  “民警在陽臺邊將吳作偉抓住,在抓捕過程中導致吳作偉墜地。”對于死者家屬的說法,蒼南縣金鄉鎮派出所予以否認。對于吳作偉如何墜樓身亡,派出所給出了另一個事實:即民警周忠科在拘傳吳作偉時,未與其發生任何身體接觸,當周忠科趕到三樓時,只聽見了一聲響,隨即發現吳作偉墜樓。換句話說,吳作偉系“畏罪自殺”。法醫鑒定成了證明誰在說謊的唯一科學手段。
  家中驗尸
  2006年6月6日,受浙江省蒼南縣政法委員會委托,上海市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在吳作偉的家中對死者進行了解剖。在鑒定出死者身上的大部分創傷由高空墜樓造成后,一些小傷痕引起了法醫們的注意。
  根據司法鑒定描述,“死者的雙上肢檢見多處小片狀皮下出血,此在墜樓過程中難以形成,具有手指抓握所致損傷特征”。楊律師及死者家屬認為,事發當時只有吳作偉和3名警方人員在場,既然死者雙上肢的傷痕無法由墜樓造成,結合民警前來拘傳的強制性目的,那么該傷痕應該由民警或聯防隊員造成,即民警在吳作偉死前抓住過他的手臂,那么該傷痕就可以證明派出所說的“民警并未與死者發生身體接觸”系偽造。但鑒定對該傷痕的推斷還沒有完:“因該損傷形成度較輕,不排除瀕死期損傷,需結合調查確定。”也就是說,該傷痕也可能是由于吳作偉臨死前的搶救或其家屬觸碰造成。
  拘傳原因
  10月26日上午,楊春贛律師協同家屬代表與蒼南縣政法委、縣檢察院、縣公安局等相關負責人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在當地村委會進行調解,記者也一同參加。在調解會上,蒼南縣公安局根據調查結果,就楊律師提出的為何拘傳吳作偉的問題給予了解答。該負責人表示,2006年4月,吳作偉等人在吃夜宵時與另一些認識的朋友發生了爭執,導致另一方中一人的口腔被打傷(打掉一顆門牙),由于受害者經鑒定為輕傷,因此公安機關決定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傳吳作偉。
  記者看到,關于該起糾紛,雙方已于事發后的第五天私下達成了調解協議,由直接打掉對方門牙的鄭某賠償受害者醫療費等相關費用1萬余元。該協議還注明,此協議達成后受害者放棄追究打人者的任何責任。在雙方簽字的名單中,記者也沒有看到吳作偉的簽名或手印。
  既然本起糾紛已圓滿調解結束,且造成后果并不嚴重,加之協議中并未體現出吳作偉參與了本起糾紛,受害者又沒有提起訴訟,那么警方為何仍要追究吳作偉所謂的“刑事責任”呢?該負責人回應律師的疑問:尋釁滋事是公安機關對本起糾紛的定性,至于調解協議中沒有吳作偉的簽名,并不能作為吳作偉沒有參與尋釁滋事的證據,本起糾紛民事部分的終結也并不意味著參與者將不會被追究刑事責任。根據公安機關的調查,吳作偉參與了糾紛,民警才會拘傳他。因此在達成調解協議后,公安再立案偵查同樣符合法律程序。
  分歧太大
  與此同時,蒼南縣檢察院向死者家屬送達了不予立案通知書。在該份通知書中,檢察院經調查認為民警的整個拘傳過程符合法律程序,民警不存在任何瀆職行為,家屬提出的因民警抓捕而導致吳作偉摔死的說法缺乏證據,因此不予立案。
  由于雙方在民警是否應對吳作偉死亡負責這個問題上分歧太大,調解會并未達成一致意見。目前,吳作偉的家屬仍在努力尋求再做尸檢,以搞清死因。
【已有156位網友瀏覽過此網頁】
大航海时代5单机破解版
摩卡网址是多少 重庆时时软件手机软件 彩神网址是多少 手机版21点游戏下载 我乐时时彩计划app 可以看牌抢庄的棋牌 立博平台 欢乐生肖彩票平台 一九八0娱乐平台靠谱吗 北京塞车计划软件 11选5任5技巧 ag电子游戏网址导航 趣博论坛白菜大全 2017赛车pk10官网直播 云南时时开奖数据 北京pk拾一期计划